抹茶味的月饼

一个堆杂粮的号,有各种抱怨和话唠。
抹茶赛高!

【泽all】后宫?抱歉,告辞!

·高亮:本文为杜泽all!杜泽all!杜泽all!杜泽小哥总攻,请慎点!全文字数3200+

·作为一个攻控本文主要吹爆动画杜泽的惊天美貌,一个散发魅力而不自知的男人,动画背景

·cp含有杜泽×陆飘/沈越/聂离,三人单箭头杜泽,年龄为15岁左右

·消失了几十集杜泽终于又出现了,开心到发文

   “哟,沈大少爷怎么有闲心到我们这里来看书啊?”

    身边陆飘嚣张的声线使原本专心看书的杜泽把注意力转移到对面不安分坐着的沈越身上。但也只是微微瞟了一眼,便继续翻动着手中的书页,他实在对这位嚣张跋扈的大少爷没什么好感。

    “吵死了!本少爷我今天就想坐这儿看看书,还不好好伺候着?”说着,沈越将视线转移到大半张脸都被书本挡住的黑发少年身上,“喂,那个谁!把你书给我看看。”

    “哦——?”

    沈越突然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睁开眼时杜泽干净清秀的面容便映在了沈越的眼中。两人离得极近,鼻尖与鼻尖无限接近,沈越甚至能感觉到杜泽温热的呼吸气流,那双清澈又仿佛深不见底的深海的黑眸紧紧地看着他,眼角漫不经心地挑起,看的沈越有些面颊发烫,连呼吸都不经意地放慢。

    这个人原来这么好看吗?沈大少爷毕竟也才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看见生的俊的人不免有些想入非非,尤其对方常常在他的宿敌——聂离的左右,神经大条的他便不会怎么在意这个收敛锋芒的人,这一下直接惊艳到他稚嫩的心了。

    杜泽看着沈越有些婴儿肥的脸红到了耳根,以为他是气的,又想到这位世家子弟还打不过自己,玩心顿起,挑了挑眉,嘴角慢慢扯出一个邪肆的弧度,眼睛微微眯起,正想开口,却突然被猝不及防的一个声音惊到。

    ——“你们在干什么?!”

    却不料气氛更加低迷,杜泽原本就是单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被聂离的声音吓到后身体下意识地向前倾,手扶住在沈越的肩膀上,沈越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擦过杜泽的嘴角和面颊,最后半张脸都埋入了杜泽的颈窝里。呼吸更加炙热,少年清冽的气息充斥在四周,对娇生惯养的他有些粗糙的布料摩擦着他的脸颊,他感觉自己的脑海里一片混沌,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杜泽便早已经活动着手腕,抽身离开了。

    “嗯?聂离,你回来啦。”杜泽刚坐下,陆飘的手臂就搭在了肩侧,这是杜飘两人常见的肢体动作,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陆飘的力气用的大了些。

    杜泽笑着看着聂离走近,继续道:“我还以为你折磨完沈越又去找杨理事了。”聂离停在了沈越和杜泽中间,语气有些不善:“折磨?话不能这么说,沈越现在不是还好好的么?好的,有点过分了。”

    杜泽正疑惑着,陆飘却突然把下巴搁在杜泽肩上,开口道:“聂离啊,我们还以为你又去找叶紫芸和肖凝儿去了,不把我们这些个兄弟放心里。唉,有后宫的人就是不一样,我们是羡慕不来的。”

    杜泽看了一眼疯狂找茬的陆飘,知道不能待在这儿了,站起身拉着陆飘就要走。结果刚起身就被一只手拉住了,杜泽倒也不气,挑眉看着低着头的沈越,只是眼底无任何情绪。

    沈越一抬头就看见令他手足无措的对象正“深情”凝望他,原本挽留的话在舌尖上转了几圈,下意识说出来的话让他只想抽自己脸:

    “你刚刚这么看着本少爷,难不成是断袖?”

    杜泽的脸几乎是肉眼可见地黑了下来,要知道,他虽然只是个平民家的孩子,但是修养、修炼可是一样都没落下,无论和谁说话都是直直地看着对方,并以浅笑表示自己在认真地听对方的话语,没想到对方竟用这个习惯来找他的茬。

    杜泽轻轻地抽走了自己的手,并用淡漠的语气道:“沈越少爷,在下就算是断袖,您也可以从在下眼底消失了。”

    “就是就是,没事儿别碰我家杜泽!”陆飘一把握住杜泽白皙修长的手指,甚至还自顾自地揉搓起来,杜泽条件反射地把手拽出来,轻敲了一下陆飘毛茸茸的头顶。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杜泽的错觉,总觉得自己一向大大咧咧的好兄弟似乎有些留恋的感觉。

    闹归闹,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杜泽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气质陡然一变,眯眼俯视着死死盯着自己手心的沈越。

    “沈越。”

     本人浑身僵了一下,心跳瞬间强烈了几分。

    并不知道对方因为自己直接叫他名字而兴奋的杜泽,继续用带有磁性的少年音牢牢套住在场的三人。

    “我不知道我们怎么得罪了你,但是,别总是得罪我们,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我们有足够的实力让你不能坐稳‘天才’这个头衔,还有,不要再觊觎叶紫芸了,做事不要这么阴毒。”说着,杜泽抬起眼看了看聂离,聂离知道,这是他发话的时候了。

    但是,他只是点了点头——他不想在杜泽面前谈论紫芸。

    “那么,沈越少爷,告辞了。”杜泽以一贯的客气态度告辞,陆飘急匆匆地跟着杜泽出了房间。

———————————————————

    刚走出学院书房没几步,陆飘的胳膊就自然而然地搭上来了。

    “杜泽呀,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出去逛逛?”

    杜泽叹了口气,抬头露出弧度优美的脖颈曲线,眨了眨眼,故作老态道:“陆飘啊,你也不小了,怎么不能把心思放在修炼上?这样以后怎么娶妻生子,继承陆家财产?”

    虽然杜泽的语气十分痛心疾首,但那双漆黑却带着点点碎光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陆飘,眉眼处的笑意简直要把他的魂勾走了。

    “哎呀哎呀,修炼乃身外之物,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还是快乐嘛……”陆飘小声嘀咕着,视线乱飘,远远看见穿着绿杉的卫南走向这里,而对方似乎也看见了他们,直直地走了过来。

    “杜泽哥!原来你在这!”卫南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和杜泽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对陆飘点点头表示礼貌。陆飘内心复杂地擦了擦鼻尖,果然杜泽在兄弟中的地位不是他能比的,而卫南径直和杜泽调侃起来:

    “杜泽,我说你怎么不来修炼,原来是在和陆飘腻腻歪歪的啊——”说完还不忘一脸滑稽地朝陆飘挤眉弄眼。

    和友善的同龄人相处,杜泽再成熟也不免有些孩子心性,于是也接下话茬:

    “哎,可惜人陆飘大少爷是有未婚妻的,像我们这种平民百姓只能好好修炼,打打杂工,能有个举案齐眉的妻子就谢天谢地了!”说着,还一脸“对不起我不能耽误你但我爱你”地把陆飘搭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扒下来,“陆飘兄,我们缘分已尽,在下告辞。”

    陆飘看着少见皮起来的杜泽,心里非但没有一丝笑意,甚至感觉胸腔空空的,有些酸涩,再抬头,早已不见那朝思暮想的身影,想来是和卫南一起走了。

    只是去修炼而已。

    他想着。

    那我又算什么呢?仅仅是好兄弟而已吧……

———————————————————

    杜泽洗完澡继续在席子上打坐修炼,卫南早就回房休息了,但自己一直不会放弃修炼的机会,他一定要变强,一定一定。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轻微的“嘎吱”声,杜泽才缓缓收敛了内息,轻声道:

    “聂离,你回来了。”

     “嗯。”聂离瞟了眼杜泽因为穿着睡衣而露出胸前的大片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白的让他眼睛生疼,“今晚回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些事。”

      “是吗?那我让兄弟们过来。”杜泽说着捞了捞额前被水汽濡湿的发丝,抓起外衣就要套身上。

    “不,我马上就要走,你明天直接传话给他们吧。”

    “行,你说。”

     聂离帮他把睡衣拉到脖子处。

    “我下午和沈越说过了,他对紫芸的执着减少了不少,但是,他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这你不用担心。”杜泽轻笑一声,充斥着一贯的温和感,“他目前还打不过我,你就放心地追紫芸吧,我和兄弟们会支持你的。”

    聂离露出一个杜泽看不懂的苦笑,他知道杜泽对这些情情爱爱不感兴趣,也从没在意过,聂离只得转移话题道:

    “我接下来会有一场探险,已经向学院请过假了,成员都是世家子弟,如果顺利的话,我们的财力会更进一步。”

    杜泽点点头,把手搭在聂离肩上,正色道:“一路顺风,聂离。”

    他如墨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聂离,月光打在他俊美但略显青涩的脸上,把五官的轮廓雕刻地更加深刻,聂离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他紧紧地抱住了杜泽。

    在杜泽看不见的角落,聂离贪婪地汲取着少年身上幽幽的体香,感受着曾经削瘦,如今已充满力量与潜力的身体,手指不禁隔着单薄的衣料轻轻摩挲着温热的肌肤。杜泽面对好兄弟的拥抱,也张开手臂搂住聂离的腰,轻轻拍了拍聂离的背,感觉到怀中的身体颤了颤,重重地在杜泽耳廓边呼出一口气。

    结束了暗潮汹涌的一个拥抱,离开学院时聂离对杜泽额外叮嘱了一句:

   “以后别修炼的太晚,还有,注意远离沈越。”

     自己好像也回了一句。

    “那告辞了,聂离。”

———————————————————

小剧场:

张铭:“我说卫南,你不觉得最近沈越有点奇怪吗?老是给杜泽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像是在找杜泽麻烦,天天往这儿挑衅!”

卫南:“我天我也早就想说了!老是找杜泽兄麻烦,他惹不起聂离,难道惹得起我们杜泽吗?好在杜泽对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都拒绝了。”

张铭:“嘘!小声点,沈越又去找杜泽了。”

——转换视角——

沈越(心想):为什么他不要我的礼物呢?难道是讨厌我……不不,他肯定是欲擒故纵,嗯嗯,我就不信他不喜欢本少爷。

杜泽(翻书趴着把整张脸挡住):沈越怎么又来了?真是锲而不舍地想祸害我,我早上只想好好看书啊!这次怎么拒绝……?要不把他打晕扔出去算了。

END.

_ _ _ _ 一些可能没注意的设定 _ _ _ _

·沈越这里是狗血的情窦初开,傲娇但执着地追求杜泽中;陆飘是不敢说明自己的感情,一直以好兄弟的身份吃杜泽的豆腐,对沈越有戒心;聂离因为自己的责任感会对紫芸和凝儿负责,不敢和杜泽有太多接触,杜泽在他心中是不可亵渎和夺取的月光,对沈越和陆飘皆有戒心。

·杜泽对三人的感情仅是对手和好兄弟,感情上是一片白纸,但讲义气,情商高,有进取心。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看,不喜欢锋芒毕露,喜欢安静看书或者修炼,看似成熟,但还是有颗孩子的心。同时,也是个十足的性冷淡。

·学院是住宿制,不然怎么假期才回家(在想要不要写同居日常,但看热度吧)

哦!我的朋友们!我终于脱离了苦海!你们想看什么?我参与的标签我都可以写~

庆祝一下我没掉粉(づ ̄3 ̄)づ

加了个卡all群简直开心爆!(ฅ>ω<*ฅ)

我大卡all终于有组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笑到扭了腰)

而且除了我以外终于有其他卡攻tag的参与了qwqqqqq不容易啊
卡米尔这种冷静智商高又带有腹黑和战斗力的军师简直不能更攻!

而且感觉卡米尔超宠他雷狮大哥的!一直为雷狮做下一步打算,我甚至会觉得他把自己的死亡也算计进去…
卡卡的感情如果打个比方就是——

只对一个人好。

和安迷修的骑士道不同,卡米尔并不是对某一类人群持保护态度,而是仅对一个人好,而且是掏心掏肺的。

我感觉如果某个人在大赛里救了卡米尔一命,那么卡米尔肯定或多或少也会帮助那个人,不过之后就两清了。
如果交情和感情更深些,说不定会在那人和大哥之间犹豫。。。

卡米尔感觉看起来很(性)冷淡,但有时候也会戏弄别人,比如和帕洛斯的对话——
帕:“卡米尔,你觉得怎么样?”
卡:(低头思索状)“有道理……”
帕:(十分期待)
卡:(抬眼看了一眼帕)“但是我拒绝。”

这种黑切黑的感觉很棒啊!
矮攻也超喜欢!
能把红配绿穿的帅气逼人的男性。
虽然不高但是腿长。
体术上的战斗,肯定有锻炼,身材一定不错。
帽檐下时隐时现的蓝眼睛。
禁欲的黑手套。
色气的连体衣。
撩人美丽的羽毛。

啊……卡米尔攻太好了

写试卷之余去吃一顿大餐(*ˉ︶ˉ*)

顺便,
抹茶泡芙好好吃啊!
一口下去都是凉凉的奶油冰淇淋~

感觉同人文还是原作向的比较好吃……


下一篇打算写卡帕,但字数会比较多,可能会码久一些,帕走机智路线,没有竞速赛,只有大逃杀(初赛规则)注意!
标题暂取“帕蛇不发威,你当我是卡米尔啊!”

〔霍齐〕没有暖气快要死了!

·请不要吐槽标题/正经脸
·霍齐原作向,强行在一起
·畏冷梗
·ooc注意

房顶上盖着厚厚的一层雪,门口小树的枝丫摇摇晃晃地承载着银白的重量。
——已经冬天了。

以往的齐乐天现在应该拽着老舅厚厚的羽绒大衣和菁菁一起在房前的空地上打雪仗,但现在并没有。

因为,今年的冬天格外地冷。

齐乐天很早就醒了,但他已经在床上瘫了两个半小时了,连手都不想伸出去。倒是菁菁一如往年地要出去玩雪,被齐乐天用自己床头柜里的果汁打发走了。

“金枪鱼镇今年的冬天怎么这么怪啊!暖气居然还坏了!连衣服都不敢冒着冷气穿。一定是有人蓄意伤害我这个金枪鱼镇的第一大侦探,太恶毒了!……”

齐乐天在被窝里蜷缩成一团,心里不断碎碎念,想着门外大片大片的白雪,内心更是发誓要把弄坏暖气的人千刀万剐,再用自己的角刺他几个窟窿。

“齐乐天,快起来,现在已经九点十九分零八秒了。”

背对着的门忽然涌出一阵冷风,传来一串机械特有的凛冽声线。被点名的人把脸缩的更下去了,在被子里抱怨地嘟囔了几声:

“霍星你是机器人当然没事,外面这么冷……傻子才出去受罪。”

霍星闻言径直走到齐乐天的床头,淡淡地开口:
“金枪鱼镇,零下十二摄氏度,东南风四级,空气指数优,道路有积雪……但并不妨碍起床。”

齐乐天翻身略带生气地看向他,在霍星的意料之中。
“如果你不想起的话,”霍星在齐乐天的注视下捏住了最底层棉被的一角,“我可以帮助你起床。毕竟是老舅为我提供了住所,我有义务让他侄子不要赖床。”

“喂、喂、喂!我老舅什么时候是你老舅了!还有我警告你不要乱动啊!小心我角下不留情!”
齐乐天紧紧攥着被子,表情像一个英勇赴死的战士一样不屈。

“只要我穿上衣服一切都好说,但你看这天这么冷……呜啊啊啊你不要进我被窝里啊啊啊啊啊!霍星你抱着我干什么!!!你这个铁疙瘩怎么这么冰啊啊?!刚从北极回来吗!”

“……别吵。反正只要给你穿上衣服就好了吧。”

齐乐天心下叫苦,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抱住,毕竟他可惹不起这个人形兵器,而且有时候这个铁疙瘩还挺可靠的……

就这样在双方互抱的微妙气氛中过了几十秒,齐乐天意外地发现抱着的霍星变地暖和了不少。

“死霍星你不会发烧了吧?这温度至少四十摄氏度啊。之前你还冷冰冰的,该不会是出故障了吧?和我家的暖气一样。”

齐乐天不怕事地开口嘲笑,身体却和霍星越靠越近,毕竟现在的霍星就是一个人形热水袋——就是大了些。

“这是我的加热炉在工作。”霍星磁性的电子声,齐乐天从未如此清晰地听见过。

“好了,现在我给你穿衣服……”齐乐天感觉背后痒痒的,是霍星的手还有衣服的触感。

“你要乖乖的。”

——太近了。


没多久,在雪地上堆雪人的陈家明和菁菁就看到霍星和齐乐天两人一步一雪印地走了过来。

“盒盒盒霍星渴真由腻的,把齐乐天着晓梓教企床了。”
陈侦探被极厚的白色羽绒服包裹着,只露出一双帽子眼睛,传出来的话也听不清楚。

“哎呀老舅理那个冷冰冰的家伙干什么,我们来打雪仗吧!”
“诶诶腻已钱捕是何霍星已企达雪帐德吗?”
“谁要和那个奇怪的家伙了!!!”

陈侦探看着自己侄子似乎被冻红的耳朵感觉一阵疑惑。

到了中午,齐乐天回家立刻欣喜地发现暖气修好了。

于是欢脱地脱下厚重的外套和雪地靴,只穿着衬衫和薄薄的长裤扑到沙发上,按着遥控按钮看最新一期《微笑对对碰》的重播,努力无视了旁边正在写奇怪代码的霍星。

“你果然还是穿睡衣比较好看。”

一句很轻的声音飘进齐乐天的耳朵。

“霍——星!!!”

陈侦探刚回家又看到了侄子通红的耳朵,拍着自己羽绒服上的雪花颇有些奇怪——

霍星不是修好了暖气吗?

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地暖和呢。

好奇去补了《妖神记》……

然后,
瞬间被这个杜泽小哥圈粉!!!

感觉他超级好看啊!建模比女性角色都好看!(*ˉ︶ˉ*)
看了47集几乎全程找他,台词太少……

这个番不长,每集7min,掐头去尾大概4-5min,没错,很短233
有小说有漫画,不过我都没看,套路还是网文套路,所以大篇幅写主角聂离,杜泽戏份不多,搞事(有另一个主角基友陆飘)也不多,但看出场次数应该是男二。
不得不说建模师对杜泽还是有些偏心的……比男主帅。
目前只喜欢动画里的杜泽,小说漫画不谈,感觉看起来比较高冷,实际上还是会陪着别人一起疯,似乎还有一点天然黑?我还是很喜欢这些个属性的。

目前没站稳cp,不过认定杜泽攻。

看这个番当时特别留意cv,第一个听到的就是默伶老师的声音,好像是个长老???然后听到是一个龙套好像是森老师的配音,之后听到的许多龙套和打酱油的基本都是泉叔变调的声音……?
于是p9特意截了图,还真是嘿。

P10一张表情包奉上~

哇!我、我、我抢到了!

人生第一次!就是运费有点贵……